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,赶紧选购吧!
【2017中国好书】古砖花供精装版 六舟与19世纪的学术和艺术 讲述清代六舟和尚生平学术成就的专著 书画篆刻艺术理论鉴赏研究收藏
【2017中国好书】古砖花供精装版 六舟与19世纪的学术和艺术 讲述清代六舟和尚生平学术成就的专著 书画篆刻艺术理论鉴赏研究收藏
磨砖作镜的九能儒僧,丰富雅致的艺术世界。
商 城 价
降价通知
市 场 价
累计评价0
手机购买
商品二维码
配送
武汉市
服务
童年世界 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。
可用积分
可用 0
赠送积分
163
承诺
  • 正品
  • 包退
  • 闪速
数量
  • 商品详情
  • 用户评论(0
  • 网友讨论圈
手机购买
商品二维码
加入购物车
价格:
数量:
库存  个

商品详情

商品名称:【2017中国好书】古砖花供精装版 六舟与19世纪的学术和艺术 讲述清代六舟和尚生平学术成就的专著 书画篆刻艺术理论鉴赏研究收藏
商品编号:TN190303EI0789
店铺:童年世界

商品的基本信息,以下列介绍为准
商品名称: 古砖花供 六舟与19世纪的学术和艺术

作者: 王屹峰

市场价: 230元

ISBN号: 9787534060823

出版社: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

商品类型: 图书
其他参考信息(以实物为准)
装帧:精 开本:16 语种:简体中文
出版时间:2017年10月1日

版次:1 页数:340页

印刷时间:2017年10月1日

印次:1

字数:

主编推荐

六舟和尚被称为“九能儒僧”,释业之外,对于金石书画特别感兴趣,自述“一生之行谊志乎此,一生之嗜好亦志乎此”。他在书画、篆刻、制砚、刻竹、书画装裱、书籍装帧等方面都有不俗的造诣,而在全形拓,以及古砖花供、八破画等新型艺术领域,更是属于开创性的人物之一,取得了突出的成就。本书以追踪六舟一生行迹的方式,详细生动地记述了六舟生平的各个阶段,及其与当时文化名人如阮元等交往的实况。借此尽力去触及六舟的心路历程,尝试把握其在晚清学术与艺术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。因而本书不但是六舟的生平艺术传记,也提供了很多19世纪中国艺术界交往的史料。另外,书中配有三百来幅精彩的插图。

媒体推荐

暂无

内容简介
本书是关于清代“九能儒僧”六舟和尚生平和其学术成就的学术专著。作者追寻六舟当年的人生足迹,在实地考察中重现六舟的学术与艺术变化过程,借此尽力去触及六舟的心路历程,尝试把握其在晚清学术与艺术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。

作者简介

王屹峰:浙江萧山(今属杭州)人。毕业于杭州大学历史系文博专业(今浙江大学文博系)。现任浙江省博物馆研究馆员、《东方博物》编辑部主任兼执行主编。

发掘过跨湖桥遗址、前山窑址、长山土墩墓和金山遗址等20余处遗址。出版专著《中国南方原始瓷窑业研究》。

目录

序言 / 重访之旅

第一单元 九能儒僧

第一章 白马庙

母亲 / 003

白马庙 / 005

神祇 / 011

第二章 世袭或委任

僧侣生涯 / 014

海昌 / 022

西湖寺院 / 026

第三章 向士绅靠拢

教育 / 033

九能儒僧 / 037

寺志与著作 / 056

第三单元 磨砖作镜

第六章 浓阴小绿天

磨砖作镜轩 / 145

玉佛庵 / 147

怀素墨迹 / 154

馆业与购藏 / 159

宿命的结局 / 164

第七章 论碑识鼎的交游

生员管庭芬 / 167

地方的力量 / 173

苏杭之间 / 185

学术的累积 / 196

“汤戴”以来 / 200

第二单元 囤碑搜字

第四章 山林猿鸟间

缘起与路线 / 063

安国寺 / 070

杭州 / 074

浙东 / 077

江苏 / 094

新安 / 103

北京 / 107

第五章 查漏补缺以外

经世致用 / 109

查漏补缺 / 114

佛像 / 117

砖瓦 / 122

封泥 / 125

青铜器 / 127

风气与方法 / 137

第四单元 古砖花供

第八章 八破的“小小智慧”

百岁图 / 211

砖兴大发 / 217

八破画 / 219

小小智慧 / 227

金石学产物 / 232

第九章 全形拓及古砖花供

全形拓 / 235

技法 / 252

金石学目的 / 265

古砖花供 / 269

注 释 / 280

参考文献 / 312

图版索引 / 318

精彩内容

《第一单元九能儒僧》选

在辞去净慈寺方丈以后,六舟自订了《宝素室金石书画编年录》。

六舟在1851年所撰的《年谱》自序最后说:“去岁退院南屏,晴窗颇多暖意,握管丛杂书之,一生之行谊志乎此,一生之嗜好亦志乎此,名曰‘宝素室金石书画编年录’,诠次为若干卷,聊寓烟云聚散、爪泥鸿迹而已。设天假之年,容再辑续编以质同志,余不辞操颖以从事焉。咸丰初元上元日,万峰退叟六舟达受记。”〔71〕这说明《年谱》是他辞去杭州净慈寺方丈后才开始根据其记录及回忆撰写而成的。由于与管庭芬友善,以至于随后六舟将自己的《年谱》托付给管庭芬来删补整理。道光三十年十月初三,管庭芬记道,“时六公自订年谱曰《金石书画编年录》,余为之删补,于是日始”〔72〕。咸丰元年正月十六,“六舟上人属撰《金石书画编年录序》,即炙砚试笔”云云〔73〕。吴式芬说此书“可作上人之‘年谱’观,亦可作上人之‘访碑录’观,为著录家别创一例,自此书始矣”〔74〕。

另有《南屏行箧录》四卷,记录所藏书画题跋等。今存一卷,附于《别下斋书画录》后,系管庭芬据残稿誊录(图1.54),藏于浙江图书馆。管庭芬称六舟“所著有《祖庭数典录》一卷、《六书广通》六卷、《两浙金石志补遗》四册未分卷,皆毁于寇火。今所存仅《白马庙志》一卷,所作《纪事诗》尚未定稿,故乙卯以后皆未详,至《南屏续志稿》则不可问矣”〔75〕。净慈寺同样遭受过太平军兵燹,故续志也极有可能毁失于此时。就目前所知,仅《云林续志》、《白马神庙小志》、《小绿天庵吟草》、《南屏行箧录》残本、《宝素室金石书画编年录》等五种尚存于世〔76〕,而《祖庭数典录》、《六书广通》、《两浙金石志补遗》、《沧浪续志》、《净慈寺补志》(即《南屏续志稿》)等五种皆当焚于太平天国的兵燹。

前已不止一次提到六舟对于习书摹画所作的内省之言,全能之才当非凭空而来,包容、激情、勤奋、自律如斯者,万青力将其列为19世纪书法中兴的代表人物之一而未予深究〔27〕,仍存忽视之嫌。有清以来,习隶已为常态,于书法变革而言还远远不够,更需等待懂得各种文字及其书体演变历史的人物出现。金石入书并非一蹴而就之事,而是一个先有学术积累再有艺术探讨的复杂过程,同好者在长期的研习、交流过程中逐渐摹其体、悟其意,成风气而后方有理论的提出。六舟虽已具备了学术上的一切条件,但以他僧侣而非士绅的身份,并不适合也无力担当领袖角色,他只是变化过程中那个最重要却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素之一,所以他身后百余年来自然也不会为人所重视。

六舟的篆刻才能鲜为人知。他曾自述:“回忆初习梵课之暇,即与青雨弟同为韵语,兼游心于《说文》、《汗简》、篆刻之技。本师松溪老人以为非毗尼之戒律,禁而勿为。迨受具足之后,始涉临池。”〔28〕在《年谱》中,六舟还明确地记述嘉庆十年(1805)他十五岁时学篆刻〔29〕。嘉庆十五年,“邑人朱舟之(瀚)过访,属刻印章”〔30〕,这是六舟在《年谱》中第一次记述自己为他人篆刻名印之事,此年他二十岁。属,同“嘱”。早年六舟还以所刻印章与友人置换碑帖,如嘉庆十六年:“凡友人属余刻印及书画者,皆以古帖为赠。”〔31〕此后,他还多次记述了为师友篆刻名印之事,师如小颠、松光,友如成毓璜、陈均(受笙),馆业主如马瀛兄弟、劳长龄,达官如固庆、汤金钊、奕誌、刘韵珂等。例如,嘉庆二十三年三月:“过净慈,先师松光老人(小注:了义)命刻身印两方。”〔32〕道光二十六年在北京期间,汤金钊还“属刻名印”〔33〕。上海博物馆所藏“吟香山馆”、“西园主人手拓彝器”两方白文印〔34〕,“吟香山馆”乃盐官马瀛斋号、“西园主人”即奕誌。

六舟的篆刻,具有典型的浙派风格,其水平可谓紧追“西泠八家”。浙江省博物馆收藏了一对六舟的篆书联,萧山博物馆也有内容、形式相同的一副,但后者的篆文似更生硬,印章也显纤细、无力(图1.43),前者更准确地反映了其水平。他与“西泠后四家”中的陈鸿寿关系甚密。“前四家”中,丁敬与净慈寺烎虚和尚关系非同一般。管庭芬在道光二十五年四月三十日日记中曾言:“是日六舟过谈,云南屏烎虚上人岁暮以红莲米馈丁处士敬,处士作诗谢之。”〔35〕丁敬去世时六舟尚未出生,但丁敬对他必是有所影响的。六舟所治“西湖禅和”(图1.44)完全模仿丁敬为圣因寺大恒和尚所刻之作(图1.45)〔36〕,几可乱真。六舟的刻印存世不多,观书画、拓片上的钤印,则以其为自己所治名印居多,也有一些闲章。印多效法秦汉,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“薇卿”朱文印边款即刻“仿秦式印”〔37〕。也作随形章,如在新安期间,六舟与陈庚散步练江江滩捡拾五彩石子以备刻章,六舟所刻“出五阴之聚,生六渡之舟”阳文随形章即此,朵云轩博物馆所藏之轴,上钤印面,中为印体各面拓本,下为丁仁摹本〔38〕。

六舟喜藏砚(图1.46)。他在一诗中小注云:“余藏红丝砚、徐天池遗天然砚池砚及宋坑十余品。”〔39〕阮元曾以督任两广时开凿的茶坑石砚相赠〔40〕。钱泰吉蓄端砚多上品,却无歙之佳者,咸丰五年(1855)六舟赠其金文歙砚佳品,后又再赠庙前红一方〔41〕。松江博物馆藏有一抄手砚,为蒋霁峰所藏五砚之一,六舟以《天发神谶碑》体篆铭“宋绿澄泥砚”,但此砚当为明代洮河石砚〔42〕,其鉴砚能力不可全信。

六舟的制砚技能更值得一提。除了收藏古砚外,他还精于制作石砚和砖砚。例如,道光八年慈云岭下残石幢“号广济”、“取僧”五字,用琢为砚〔43〕。《安国寺败垣间得悟空国师塔铭残石一角,仅存“曾不可思”四字,余皆半泐,手琢为砚,喜而赋此》诗名也记录了他亲手制作石砚的事实〔4 4〕。砖砚更多,在《小绿天庵吟草》第三册,亲笔记录了他自制的十二块砖砚所作的铭文,有宁康砖砚、凤凰三年砖砚、咸康六年砖砚、贞明砖砚(小注:得于宁海崇教寺垣中)、建和墨海、泰元九年墨海、垂拱砖砚、天宝十五年砖砚、太平兴国砖砚、咸平砖砚(小注:得于黄岩署中)、富贵长砖砚等〔45〕。六舟对何种古砖适合制砚和如何制砚都有自己的见解。道光六年(1826)六舟在台州:“时有许姓者过寓,袖出一砖,为永和十年,其色如漆,云是家中井中所出,始知入水已久,则色黝而光,此所谓‘水古’是也。嗣井中出有汉晋宋齐四朝年号者,琢砚温润不减端溪,旱砖皆未能及也。”〔46〕同时又说:“石斋藏有梁大同五年砖、唐万岁登封元年砖,因未明琢砚上蜡之法,余为授之。”〔47〕许姓所赠永和十年砖,五年后六舟凿为砚,现藏于捡云书屋(图1.47)。此砚确实乌黑如漆,小巧而具文人味,其上铭隶书款,曰:“是砖出土台州临海东乡,仝范者十余方,此下断去其半,余有全文一。辛卯七月,六舟志。”辛卯即道光十一年(1831),可见凿为砚乃得砖五年后了。至于宝正四年砖砚,现藏于天津博物馆,容后再叙。

书画装裱、书籍装帧是六舟的另外一项技能。他自述嘉庆十六年“始手自潢治”〔48〕,其后在《年谱》中,他还多次记载了亲自装裱书画、图书的事例。其例甚多,不胜枚举。六舟能竹刻。浙江省博物馆藏有六舟自制“小绿天庵主庐山行脚”竹刻臂搁正反两面拓本(图1.48)。正面,上半部分题跋“小绿天庵主庐山行脚。这个和尚胡不诵经,胡不打坐,乃赤脚而行,一日日,一程程,望庐山而飞锡,借悬瀑而涤尘,斯不失本来面目写出平生。临海石斋郭叶寅题”,中为六舟行脚图像,下为“一心直上庐山路,铁鞵踏破锡杖住,世人那得知其故。六舟属,何元锡赞,汤贻汾书”,并“六舟自制”印。背面,上为“浮游四海归,来兮仍自在。庚寅夏日,芾堂赞,问蘧书”,“小绿天庵图。西梅居士顾洛写于问春山馆”,可知其下所刻小绿天庵图像为顾洛所绘。“庚寅”,道光十年(1830),又可知此件制于该年。

古砖花供 六舟与19世纪的学术和艺术

100 好评率 %
此商品还没有设置买家印象,陪我一起等下嘛
暂无评价
对比栏

1

您还可以继续添加

2

您还可以继续添加

3

您还可以继续添加

4

您还可以继续添加